篱五

HHH forever

缘起缘灭缘聚缘散,缘分未完,路也未尽,战也未败,心也未灭。

I never forget

You gave me the whole summer

2017是我梦的开始

2019也是


【论坛体】白衣男子给二哥道歉

初次尝试论坛体

ooc

勿上升蒸煮

————————————————————————————

1L

我就无奈了今天,本来高高兴兴的看二哥的演出,然后在上货期间,一男的给二哥送完礼物就张开手要抱,二哥就抱了一下,重点是那男的,亲了二哥一口!兄弟你是不是饥渴了,能不能注意点素质?好好的有没有点礼貌,逮着人就亲?

2L

???不是吧,现在的男粉这么带劲?

3L

woc,真机🐤儿带劲

4L

对昂,我也在现场,男的亲完后,二哥就懵了,站在哪,一脸我是谁我在哪的表情。

5L

有病吧这男的

6L

二哥是个说相声的又不是出来卖的…

7L

况且二哥不是有对象了吗,这样大哥不会生气吗…(大声bb)

8L

?二哥有对象?【黑人了问号】

9L

都9102年了还有人不知道二哥有对象了吗?

10L

我刚刚才入坑,所以还不了解QAQ

11L

这个我来科普一下,二哥确实有对象,两个人认识七年,

传送门@白萝卜和黑土豆

这个就是二哥的对象的围脖,日常贼甜

12L

莫名很吃这种平平淡淡的的cp昂,锁了锁了

13L

小声bb:我觉得这个放浪不羁观众攻×呆萌无措演员受也很香啊

14L

弱弱举手

15L

楼上是不是三观偏了啊,这种完全就是不尊重演员的行为啊。

16L

对昂,二哥是说相声的不是卖的,也不是动物园里的动物!!!

17L

#白衣男子向二哥道歉#

18L

#白衣男子向二哥道歉#

19L

#白衣男子向二哥道歉#

20L

#白衣男子向二哥道歉#

21L

现在还没结束吗?

22L

嗯,还再演,不过马上就结束了。

23L

我估计大哥上微博可能会炸

24L

对啊,想想有人diss二哥老垮掉,还私信说二哥托搭档后腿那次…啧啧

25L

对昂,真的贼帅

26L

我记得我就是那时候被圈粉的

27L

锁了锁了

28L

萌新的我瑟瑟发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29L

召唤科普君

30L

召唤科普君

31L

emm…等等,正在打字

32L

那是二哥早年是时候,有一次不知道为啥,一张嘴就笑场,谁也拦不住,然后二哥就开始了疯狂垮的道路,然后就有人开始私信二哥,说什么二哥不行啥的,说的反正挺过分的,大哥直接diss回去,全程不带一句脏字的骂了回去。

33L

最牛逼的是大哥最后还跟了一个,他行不行你别想知道,只有我能知道

34L

woc牛逼老哥

35L

我觉得他在开车可是我没有证据

36L

车速太快,我已经被甩出去了

37L

我感觉大哥好宠二哥呀

38L

实际二哥也对大哥贼好

39L

大哥每次熨衣服特别懒,有时候就熨了前面,没熨后面,还有的时候熨糊了,后来二哥嫌弃他,就自己给他熨。

40L

于是大哥又有了撒狗粮的机会,一发带图片的微博就要重点强调,我家宝贝给我熨的

41L

狗鸡

42L

太狗了,好想打他

43L

这两人发的糖,让我醉生梦死

44L

我记得有一次是大哥出去旅游,把二哥扔家老长时间,然后二哥怨念贼深,一提大哥,二哥就说:死了,那次和老秦搭,老秦说你媳妇blabla,二哥直接来了一句死了

4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当时那个贼可爱,感受到了浓浓的怨念

46L

然后大哥那天完了发了一个微博说:听说我死了?

47L

太可爱了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8L

真的这两个人的日常绝了

49L

尽管秀不用管我死活

50L

那后来呢?

51L

据说那次大哥回来直接给二哥办了一个派对,然后当场求的婚,二哥同意了

52L

这个视频在哪里可以看鸭?

53L

这个没有视频昂,这件事情都是从七对其他队员口中和微博里知道的

54L

为什么呀…

55L

我也不知道呀,就是大哥从来都没有发过自拍,微博上也只有拍一拍外景啊,最大尺度的就是背影了

56L

呜呜呜呜,好想看看现场呀

57L

相声散场啦,我要去给二哥送礼物啦~

58L

羡慕Orz,我都没抢上票

59L

现在微博上的二哥被亲和白衣男子道歉已经上热搜了

60L

emm…大哥估计是看着了

61L

不是估计的问题了,那是肯定了

62L

那这么平静感觉好像有点不对

63L

我的个天呀我woc

64L

我日…

65L

jebudjrvhjsjlaohebgxybebjxjvevusie

66L

楼上这是?

67L

太激动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68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

69L

咋啦

70L

怎么了?

71L

我的天亲二哥的那个白衣男子就是大哥!!!

72L

!!!!!!!

73L

楼上怎么知道的?

74L

二哥发了一条微博说是经常有人表白二哥,大哥吃醋了,然后就搞了这么一出,然后我去送礼物的时候看见大哥和二哥一起回的家,双手握的贼紧,呜呜呜呜看得我连礼物都没给送

75L

我的人生圆满了

76L

大反转啊

77L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这个帖子也要删了,这个就是这对夫夫花式秀恩爱Orz

78L

祝二哥和大哥长长久久~

AU 老师,我喜欢你01

🚗🚕🚙🚌🚎🏎🚓🚑🚒🚐🚚🚛🚜🛴🛵🏍

ooc严重,勿上升蒸煮,🙈

小甜饼/HE

第一次车技不太好

借用一个微博上的梗,甜饼,走肾也走心

评论走链接

【四月刀】留白

我们就这么站着,不说话,

也十分美好。

———选自顾城 《门前》

01

高堂满座,四周喧嚣。

每个人的眼底都有那么一个放在心尖上的人,或爱人,或亲人,又或二者。

张九泰心尖有这么几位:父母,妻子和刘先生

刘筱亭心尖也有这么几位:父母,妻子和张先生

02

最近一段时间,刘筱亭不知道是去哪里学到的,只要介绍完九泰,观众开始撅逗哏的时候,。

他就先向右斜侧瞄一下,后迅速坐在地上,仰着头看着张九泰,开始鼓掌,嘴上还念叨着:

“好白鸭,九泰好帅呀,白死我啦,诶呀好白呀。”

顺便揪起自己的大褂就像甩手绢一样,左右摆动。

这时候张九泰每次都会被萌到,在台上背过身,管理一下自己的表情,再转过身,看着刘筱亭说:

你像个人是的。

刘筱亭站起来,很认真的对底下的人说一句:我没病昂。

03

张九泰本来是立志当一名盲流子的,在喜欢上刘筱亭之后,这个愿望也真的只成了愿望。

每天上班变成了很享受的时候 ,这要搁以前,他一定会睡个回笼觉,因为那可能是睡少了,所产生的幻觉。

每次说相声,张九泰都用很认真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小黑小子。

他们的交往比较像线性规划中带参数的,是有固定面积的,当z值超出去时,也就不能取了。

上班的时候他们是面积内,而下班后z就超出了范围。

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一个是喜欢宅在家里内向的,一个是喜欢蹦迪通宵特外向的。任谁说都觉得他们不合适。

每天最美好的时光大概就是那台上的短暂。

后来张九泰在读书时看到了十分适合的一句话:

我们就这么站着,不说话,也十分美好。

没错,不说话就这么站着,看着对方,对于自己来说,也很不错。

梦终有一天会醒,暗恋终有一天会告终,张九泰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

这么快,刘筱亭就结了婚,成了别人的顶梁柱。

原来暗恋成真,只是黄粱一梦。

在刘筱亭结婚那天,他没去,提前已经打过招呼,说自己家有点事,实则是拉着老秦在酒吧里通了宵。

看着对方对于自己第二天的关心,内心不知是喜是悲。

是喜吗?是啊,刘筱亭在关心自己。

是悲吗?是啊,他结婚了。

之后的日子就这样子过去了,张九泰也找了女朋友,按照父母规划好的,两个人也结了婚,也很快的生了孩子,在他的孩子办满月的时候,刘筱亭来了,满脸欢喜。

随后不久,刘筱亭也有了自己爱的结晶。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慢慢的粉丝越来越多,慢慢的有了商演,到了后来的专场。

一切在外人眼里都很美好。

日子过得很快,当张九泰再回过神来,看见面前的一位年轻的孩子,恭恭敬敬的叫自己:

“师父”

,这才反应来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出去蹦迪,出去喝通宵,肆无忌惮的人了。

再回首时,自己已垂暮之年,呆在病房里。

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张九泰起了大早,精神很好,说什么都要出去遛弯,然后溜着溜着就到了刘筱亭的家门口。

很巧,刘筱亭也在家,他的妻子去看孙子。

进了门,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尴尬,很融洽的就谈起原来的趣事,聊着聊着张九泰突然跟刘筱亭说:

“二哥,我想喝茶。”

刘筱亭应了,出去煮茶。回来时,张九泰就不见踪影,唯独留下的是一张白纸,上面写着:

我们就这么站着,不说话,

也十分美好。

再后来听到张九泰的消息就是他去世。

刘筱亭很自责,觉得自己没让九泰喝上那一口茶,他的孩子看他心情不好,告诉他: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自那以后刘筱亭总是看着天上的星星,仿佛像能找到他一般,可终是痴人说梦。

九泰啊,你看我也像原来你那样的看着我呐。

03

其实那天在张九泰走后,刘筱亭看到那句话,忽知原来对方也爱着自己,只可叹,自己和他都是被双方的懦弱所错过的,不是不爱,是不敢说出来,怕遭受到对方的嫌弃和恶心,和世人的不理解。

张九泰和他的爱都是一样的都是像留白一般,从不说明,用着隐晦的话,说着无限的爱恋。

他们就那么站着也很美好,一抬眼,便知晓心意,感受着何为岁月静好。

现只盼下一辈子,他为男来,你为女,无畏世人之流言,终得良缘。

楠朋友的chun药(05)



拖了很久很久,文中的钵钵鸡实际是我很喜欢的,嗯!钵钵鸡贼好吃

=======================

01

如果在以前有一个人对王九龙说你会摸一个男的头,还会死皮赖脸的去问人家微信号,他一定回去像王境泽一样说:


“我王九龙,就从这儿跳下去,死外边也不会那个那个样子。”


而现在:真香。


孟鹤堂从晚上回家就看见自家小舅子拿着手机,跟过去期待皇上来宠幸的妃子的表情差不多。


王九龙看着孟鹤堂仿佛就像狼见着肉了,眼睛里泛着一丝诡异的光。


“堂堂啊,你最近学习中有什么烦恼啊,告诉舅舅,舅舅帮你解决。”


孟鹤堂很认真的想了一下,对王九龙说:


“同桌太性冷淡算吗?”


王九龙当时就懵逼了,宝贝,你告诉我同桌性冷淡跟你有什么关系。


看着自己不靠谱的小外甥,王九龙也只能自力更生,打算自己找话题和张九龄聊天。


但是按照王九龙的惯性,他的方法就是拖着。


直到,王九龙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就是家长会。


月考刚刚考完,学校按照惯例开个家长会,说白了也就是宣传一下自己的学校。在大礼堂中,家长们熙熙攘攘进入。台上有一排桌子,教导主任和校长坐在中间,剩下的班主任坐两旁。


02

张九龄实际特别不喜欢这种场合,一群领导在叨叨叨,又无聊又热。


因为是本校的新骨干,而且现在的校长是张九龄的原来班主任,自然而然对张九龄就更加关注,所以这种重要的场合让张九龄坐在自己的身边。


这种及其显眼的地方,连给学生判作业都不行,更别说玩手机,张九龄只能职业假笑。


王九龙跟成功的抢(?)到了前排,别的家长坐前排是为了能学习教育孩子的方法,而王九龙只是为了静距离看自家的小黑小子。


于是外人就会看到这样子一副场面,就是一个一米九几西装革履的男的,长相就跟超市里的旺仔牛奶成了精,坐在第一排,仰起头认认真真听校领导讲话。


外人都感慨:现在这么关心孩子学习的年轻爸爸真的很少见了,一看就很爱护他的妻子。


知道的人会发出一声:heitu


王九龙就这么乐呵呵看着张九龄,像个傻berber


说注意不到王九龙那是瞎扯的,怎么可能注意不到,那么大只还眼睛里放着光。


被盯着的张九龄感觉身上本来就僵,现在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免拿袖子抹了把脸。


然后这一抹脸把王九龙给萌到了,王九龙要不是因为是学校大堂,不然就要大喊一声:


“张九龄,你不能这么可爱了!不要再散发你的可爱了!!!”


张九龄肯定不知道王九龙脑子里想的,后来为了忽视炽热的注视,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校长的讲话中。


“高考考不好留得泪水就是昨天早恋脑袋里的水。”


听到这句话,张九龄差点给笑出了猪叫声。他的笑点一直很奇怪,但是又不好显示出来,只能拿手去摸脸,企图组织自己表情失控,然后又上演了一场“小猫洗脸”。


本来对张九龄不经意间的卖萌无法招架的王九龙彻底就陷进去了


“这是什么可爱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九龙的内心就跟手机里的那些沙雕网友看见自己爱豆撒娇的时候,我们在外面成熟稳重的九龙现在变成了一个痴汉。


好不容易等到大会都开完了,人们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而王九龙则是在门口等着张九龄。


张九龄原本在上面就有点饿肚子,这一完事就想赶快回家点外卖吃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萨摩耶。


“张老师!”


张九龄回头看声音的来源,看到了上次的“骚扰”自己的学生舅舅,说实话挺尴尬的,谁家家长摸老师还问老师的情感状况。但是也不能不会,只好很尴尬的笑一笑停住脚步说


“堂堂的家长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张九龄很努力的控制住自己想揍对方的冲动,柔声细语的说道


“昂,张老师我想问一下孟鹤堂最近的学习状况如何?”


张九龄一听就松了口气还以为王九龙会问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昂,堂堂啊……最近不错,就是他的省题速度太快,容易露重要信息,还有数学老师跟我反馈,堂堂不背数学公式,家长最好回家监督,虽然已经高中了,但还没成年,他们自己的心理还没成熟起来……”


王九龙就看着张九龄叨叨了很多,但是大脑却在放空,只是盯着张九龄的嘴,看着那张嘴一张一闭。


“真可爱……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很认真……喜欢……想……”


王九龙正在进行危险的思想时,张九龄停止了讲话,然后,发觉对方已经愣住了,以为是自己讲的太过于繁琐,对方不耐烦就拿手在王九龙的眼前晃了晃。


王九龙回过神,看着张九龄一脸好奇的表情,内心顿时小鹿乱撞,但是依旧表情没什么变化很正经的说了一句


“我回家会跟孟鹤堂说这些问题的。”


张九龄看了对方一眼,也就不想磨太多的时间,心里只有家中的钵钵鸡。后准备离开对王九龙摆了摆手说:“那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家里还有点事”


是,是吃饭是最大的事。


没想到王九龙不按照套路出牌说


“我还有事情没跟你说呢。”


“嗯?”


你看我的时候我也在看着你 01

这个梗是来自于 @浪里小白 这位大佬,借梗所写,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梗,很甜。

≡≡≡≡≡≡≡≡≡≡≡≡≡≡≡≡≡≡≡≡≡≡

01


情人节,一个情人的撒糖的日子,张九龄坐在后台看着师兄弟跟自己的小宝贝撒娇发短信,张九南在一众中艳压群芳,其他人都还遮掩一下,(除了师爷和东哥),这个人直接放肆的给对象发语音:


“宝贝我们在后台呢”。


张九龄悄悄的翻了个白眼。


而师爷那两个人虽然是师爷死贴着东哥,但是东哥也是口嫌体正。尤其是师爷一个一米九几的大汉,只要东哥一推开就像小浣熊一想把双臂朝上,威胁对方一样。


东哥也无奈就是往师爷所在的区域靠近点,然后师爷朝东哥所在的地方靠近点。


东哥再离点师爷,两个人就这个样子一个追一个跑,一个跑一个追。我们可以理解为秀恩爱。


这些师兄弟还有师爷的那个老不正经,让九龄很无奈,九龄再看看九龙不知道和哪个人在聊天,聊的是一会儿微笑一会儿撇嘴,让张九龄更加心烦。


  张九龄现在就想跪下,然后面向天吼一句:


  “不——”


无聊又烦人的张九龄打开了手机里的微信,发了一条:


我喜欢上一个男生了,可是我不敢表白。


        对于张九龄是个弯的后台的人早就知道了,一点也不奇怪,刚开始还会关心一下九龄的心态,到了后来直接一群人拿上钱开始赌:九龄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


然后由不怕死的爷们去问。结果很明显,赌的钱包括赌的桌子都被九龄给踹了。但是后台还是有时候无聊时暗戳戳的判断九龄的上与下。


        王九龙正在刷朋友圈的时候看见九龄发的这一条,九龙回复道:哈哈哈哈哈谁那么倒霉啊。

看上去是很无所谓还带点八卦的感觉,成功让张九龄上一秒还伤感下一秒更伤感。


       王九龙给张九龄第一感觉就是个直男还是那种很阳光对女朋友也很好。


         有时候张九龄也在想自己和王九龙会不会像是电视剧里面的双向暗恋,后来沮丧的想想,本来同志就少更何况还是双向暗恋,这种可能性几乎为0。


        想了一会儿的张九龄对此表示了先搁在那儿,然后郑重的放下手机,扑向了王九龙。


王九龙还正在观察张九龄的动向,被这种一会儿沉思一会难过一会儿冷淡的表情所感到害怕,后看到张九龄一脸重视的放下手机,然后就扑过来。


       王九龙以为张九龄这是要跟自己表白,没想到,张九龄边扑边说:“儿子我今天教教你怎么说话!”


       王九龙噌的一下子站起来,仗着自己一米九一的身高,为所欲为。


        本来上一秒还粉红泡泡的后台,变成了武打片。


        等到两个人打累了,张九龄也懒动弹,就听见他的白儿子:“儿子,出去吃饭不。”


        张九龄对于王九龙这一举动及其不解,这是什么骚操作,过情人节不陪对象,拉着哥们去吃饭,张九龄现在就是一个黑人脸问号。


       “你过情人节不陪你对象,你拉着我去吃饭干啥昂”


       王九龙听到张九龄的话,就像表演《三节拜花巷》中一样一脸疑惑的去找,后说道:


“哪来的对象,没有昂”


还用手机当做武器,比在张九龄的脖子上


“是不是你把我对象给藏起了”


        张九龄把王九龙的手机用手推了推,就无奈的说道:


“你拿手机一会笑,一会儿严肃,后台有对象的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王九龙听到后笑了一笑:


“我对象你还不知道吗?”


   张九龄懵逼的摇了摇头


    “就是我爱豆昂”


         看着张九龄一副“我儿子怎么脑子不正常”的表情,就很无奈。


        “所以,一起吃饭吗,我请客。”


         张九龄一听是王九龙请客,当时小鸡啄米式的点头,在德云社的人他们不把钱当钱,他们把钱当命啊,一听不用自己花钱,那就是保命啊。


        王九龙看着张九龄那副高兴的样子,心里更不免的叹了口气:


“老大,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我喜欢你昂……”

  

     02


         两个人换好了外套,直接蹦餐馆走去,就在张九龄以为自己可以吃多么丰盛的饭的时候,王九龙把他带到了学校旁边的炸串串店。张九龄看着店,又看了看王九龙嘴角就不受控制的抽搐。


        就算自己跟他只是朋友关系,也不要带朋友吃饭去吃炸串串吧!


张九龄就无奈,看见王九龙笑得跟萨摩耶一样的表情,但是有着哈士奇一样智商就气全消了。


        虽说是炸串串这么随便的东西,王九龙确实是想了好多天该在情人节那天带九龄吃什么,火锅?不成,张九龄最近一直在吃火锅。炒菜?不成,没有心意。


后来在偶然听见张九龄说自己偶然碰见的一家炸串串店挺好吃。王九龙这才决定带张九龄吃串。


       一进店,两个人刚坐下来,王九龙就特别豪气的把菜单给张九龄:


“随便点”


       张九龄也没有客气,直接点了一堆,在串串上来后两个人边吃边聊天。


        王九龙像是漫不经心来一句:


“你最近这是喜欢谁了?”


       张九龄听到后话语顿了一顿,才断断续续的说:


“嗯……就是……一个直男……我感觉好像没有多大的可能吧?人家感觉挺直的。”


       王九龙听到后一半高兴一半难受,高兴的是张九龄喜欢的是一个直男,他们两个没有多少可能性 那自己还有机会,难受的张九龄还没发现自己喜欢他,或者张九龄真的把他当成兄弟,就那种谁在一起,都不会有感觉,贼放松的那种。


        两个人吃完后,王九龙去结账,张九龄就坐着,看着旁边的情侣亲亲抱抱,说实话,他酸了。


        王九龙回来了,而后两个人就各回各家。张九龄回到家里洗了个澡,然后倒头就睡,王九龙湿着头看着在后台发的那条短信,后又发了一条朋友圈:

        我好想倒霉啊

         


然后看了一会儿,倒头睡下。他以为很多人在他们吃饭的途中会发朋友圈,而自己这句话的用意也没人理解,可是天算不如人算,众多人,看见了这场景。

      


上面的张九龄说自己喜欢一个人,王九龙评论:谁那么倒霉

下面就是王九龙发的:我好想倒霉


这是什么,这就是基情,刚刚回了家的九南看到,内心表示:看来这两个人不一样昂,从妄想做对方的父亲,变成了想把对方按在床上狠狠爱的那种,真是太——激动了。


        一晚上的时间,众多演员嗅到了龙龄间浓浓的基情。

       


楠朋友的chun药(04)

拖了很久的04,拖延症又犯了。有点晚的一句祝福:2019年快乐!

==========================================

01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孟鹤堂都开学了,而王九龙也一直像个缩头乌龟,一直不对此事做个判定。

直到有一天,这种锁头乌龟的日子被一个电话所打断,那时候王九龙正在公司里跟助理说话,手机铃声响了。

王九龙看也没看来电显示人就挂了,没想到电话又响了起来,王九龙再挂,电话那方颇有种你今天要是不接电话,我就烦死你的气势。

王九龙忍无可忍的接起拿起手机准备看看是哪个不要脸,别人挂了电话都要一直纠缠到你接电话的人,但是没想到看到了张九龄的名字,王九龙愣了一下,因为他想起自己梦里怎么蹂躏他,莫名有点羞耻(?)的感觉,然后有点扭捏的接起电话

“咳咳……张……张九龄?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

对面想起了略带愤怒的声音,比上次两个人见面时的声音平和很多

:“你的外甥孟鹤堂跟学校同学一起逃课,出去上网,被学校领导抓住了,他父母也不在国内,所以你来学校一下。”

王九龙连连答应后,然后一脸懵逼的看着助理,助理也被看的一脸懵逼,于是办公室里的两个人就这么懵逼的看着对方。

02

王九龙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去了学校。

看见张九龄一脸严肃的坐在椅子上,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

说实话,这年头全是戴金丝眼镜的,王九龙都觉得挺一般,没啥两点 ,但是张九龄戴的金丝眼镜,王九龙就心里觉着好看的。

王九龙都忘了自家外甥还站着,只是一直看着张九龄,孟鹤堂委屈的吼王九龙提醒自己的存在,

这才让了王九龙结束了他直勾勾的眼睛,张九也敲了敲桌子,说

“王先生?”

王九龙这才彻底反应过来问道:

“怎么了?”

张九龄无奈只能因为发觉那人才刚刚回神,而且还忘了来的原因,只得重复

:“王先生,我说你外甥孟鹤堂和同学周九良一起逃课,出去上网被我们的教导主任抓住了,这件事很严重。”

王九龙没想到这祖宗还能搞出怎么一桩事情,一旁的家长借着有张九龄在,就大声嚷嚷道

:“你看看你们家孩子,把我们家小孩带坏的,跟着一起逃课。

王九龙皱着眉问孟鹤堂是不是,孟鹤堂委屈的说:

“明明是我俩一起约定好的,一般课间完都不点人数,没想到今天班长点人数了,所以才泄露的。”

张九龄皱着眉头,表情很严肃的说:

“你知不知道这算无缘无故旷课,你说我该不该给你们扣综合素质分,按照校规要扣四十分,你一共才一百,你又不和艺体班的学生经常出去参加比赛,一加就是十几分,你怎么办,扣分原因重点班的学生逃课?你让我怎么办!”

王九龙一看张九龄生气了,连忙上前用手抚弄这张九龄的背部,还说:

“那啥,张老师别生气昂,别生气,我的错,没好好看他,你别生气。”

并且招手让孟鹤堂道歉。孟鹤堂是属于那种嘴上很容易道歉的人,不是死性子,孟鹤堂连忙拉着旁边的周九良一起道歉。

张九龄一看两个孩子道歉的态度很好,让王九龙摸得气也没多大了,而且孟鹤堂和周九良的态度也很好。

于是和家长们商量了一下,扣上十五分,再写一份检讨书就可以了,不用停课,完罢,家长们和堂良两人也就回去了。

王九龙一看孩子都回去上课了,家长也走了,连忙随手拉了个凳子,坐到张九龄的跟前说:

“九龄你看,你也差不多知道孟鹤堂这情况,父母在国外,暂时这个学期在我们家住,我也一直是一个人,没带过孩子,我又不能让他这样犯错,你哪天有空要不出来教教我怎么管孩子。”

张九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像一只大型萨摩耶的王九龙,就很无奈。

其实这个理由本身没什么问题, 可是这满脸喜庆是什么鬼,是因为自己外甥被扣分了很高兴?有点说不过去,又听见这个见面才第三次的男人要约自己出去谈谈育儿心经(?)就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王九龙看着对方没有说啥,就是满脸疑惑,才发觉自己好像有点心急,后又退一步说

:“那咋俩加个微信吧,在微信上如果我在堂堂的教育或者其他方面有啥疑惑问问你,可以吗?”

03

张九龄应了,两个人互加了微信后,王九龙也不着急走,开始唠东唠西的,一会儿问问张九龄的爱好,一会儿问问张九龄的个人事情,在王九龙问道张九龄的爱情方面,张九龄就跟踩着尾巴的猫一样,吼道:

“你来查户口啦?跟你有什么关系!”

王九龙连忙以撸猫的手法来抚平张九龄的毛,张九龄被对方的撸猫的手法平静了下来,王九龙也没停手,就一直摸,摸了一会儿,张九龄才觉得这种好像有啥不对,当时就拿手把王九龙的手打了下去,说道:

“回去撸你家猫去,別撸我!还有你还有什么事,没事就回去吧,我们这里还要工作!”

王九龙看着张九龄生气起来鼓起来的婴儿肥,心里感觉就跟饭圈女孩见着自家爱豆卖萌的时候说:啊,我的心都给他了。

王九龙这个莫名其妙被张九龄这个大兄弟萌到的人,手不知道为啥不受控制的捏张九龄的脸上的肉肉。

张九龄看着这个王九龙伸过来的手愣了一下,随后忍无可忍的把自己脸上的手拍下去,然后站起身来,推王九龙走。

幸好这个时间段办公室没有其他老师,不然就丢脸丢大了,王九龙被迫离开的时候问张九龄:

“诶诶诶,张老师有男朋友吗?”

张九龄把王九龙推到门外,不顾自己人师的形象,大声吼道:

“没有,滚!”

然后狠狠把门关上,王九龙看着关上的门,然后回味了一下刚刚张九龄脸和头发的手感,很愉快的离开了。

而门内的张九龄在说完刚刚那句话很后悔,捂住自己的脸,小声嘀咕:

“我这是泄露了啊——”

楠朋友的chun药 03

01

王九龙开车很快的就到了目的地,没有狗血小说中的珊珊来迟,也没用什么沟通不顺,对方打扮的很普通,也没有什么特别得亮点,但王九龙就是觉得他哪里都好看。


可惜,现实往往不随人愿,极不想潦草的结束,愈发会简单的完事,用来拖延时长的饭,实际也没怎么吃,就一同离去,走出饭店,双方只是匆匆的说了声再见,便朝着截然不同的方向走去。


实际从真正意义上说,他们只是陌生人,连朋友都算不上的那种。好像最大的瓜葛也只是如此。


     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公司的王九龙很快就将此事抛于脑后专心工作,直到解决完手头的事,才发觉已入夜,想起家里还有个亲外甥,便着急地回了家,一进门就看见满桌的零食袋、饮料瓶、外卖盒。


再推开客房的门,孟鹤堂已经入睡,而王九龙也没顾得上收拾客厅中的那些残骸,倒头就睡。

    02

这次的梦很奇怪,他看见张九龄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衫,扣子系的不是很严密,露出了小巧精致的锁骨i,衬衫下摆处是两条精致修长的腿,灯光渗过本就半透明的衬衫,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平坦的小腹,而自己则是倚身压上。


梦中的动作将王九龙惊醒,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兄弟石更了。

03

坐在床上的王九龙表示很方。


本来这种事应该可喜可贺的,竟没想到自己对个男人石更了,颠覆自己多少年的观念——他不是性无能,他只是喜欢男人,而自己石更的对象竟然是见了没几面的张九龄?!这是什么狗血又扯淡的设定。


王九龙作为一个坚强不“屈”的男人,当即上网找到一个钙片,然后很努力的体会其中的激情,但脑子很奇怪不受控制地想:没有张九龄好看、没有张九龄瘦……从一场略带色情的实验大会变成了批判大会。


而王九龙悲伤的发现,兄弟还是软的。后试探性回想一下张九龄在自己梦里的样子,什么都没干,自动昂首挺胸了。


04

上帝总是爱和人开玩笑,原本以为把所有的路都给堵住了,没想到还悄悄给你开个下水道。


王九龙正面临着到底是钻还是不钻,这么多年的直男一下子就变成“弯”的,弯也就罢了,竟然还没有全弯,此情此景,王九龙也只能抬头望天,完罢,便倒头就睡。


楠朋友的chun药 02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手机交给老师了,因为通考成绩要下俩,所以为了过个好年,就乖乖地,昨天下来发现自己考了全校第三,没有超过和父母打的赌,然后今天懒得去学校,在家呆着,用电脑打文。

这章是让堂主出场了,但还没确定是否让小先生也出场。

==============================================

01

王九龙回到家中,时间已不早了,直接瘫倒在床上一夜无眠。

 

再次醒来就是被门外无法忽视的敲门声给刺激起来的,顶着自己的鸡窝脑袋打开了门,看见亲姐姐领着外甥孟鹤堂在门口站着,才想起来外甥要来自己家住半年。

 

因为孟鹤堂中考时考在了自家附近的重点高中,但是不巧姐姐和姐夫要出差半年,而父母年龄也大了,只好折中让孟鹤堂在这半年间住在王九龙家中。

 

王九龙低头和小孩互相打量,互相尴尬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因为着急赶飞机的缘故,姐姐也顾不得如此奇妙的氛围,急急忙忙地跟王九龙打了声招呼,就准备离开。

 

一看要半年和自家母亲见不到了,孟鹤堂一瞬间在王九龙面前展示了什么叫“刹车式哭泣”。把自家姐姐迈出的左脚又伸了回来,开始安慰这个宝贝儿子。

 

“堂堂乖,妈妈和爸爸尽量早些回来,你就在舅舅家住上一段时间,好不好。”

 

姐姐柔声安慰道,王九龙表示这不是自己的姐姐,小时候的姐姐对自己都是以暴力来胁迫,没想到对自己的儿子竟然翻了一翻。

 

“不要”

 

孟鹤堂很坚决的说,在略带些幼稚的脸上,一脸坚定,眼睛里还是不住的掉泪珠子。

 

后来在姐姐不停的威逼利诱下,才停止了哭泣,姐姐才得以离开。

 

02

王九龙坐在沙发上,看着翘着二郎腿,吃着自己助理买回来的水果,霸占着自己电视的孟鹤堂,实在是很懵。

 

如果可以用表情包来表示自己的状态,那就是黑人脸问号。

 

他实在是看不出来这和先前在姐姐怀里哭哭唧唧的小哭包,和现在如此逍遥快活的他有什么相同,王九龙都怀疑是不是有人趁自己不注意,换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孟鹤堂过来,想起姐姐临走之前的话

 

“堂堂性子太软,容易被人欺负,你可别仗着我不在就欺负他,要好好照顾他。”的叮嘱王九龙就脑壳疼。看着未来不知道是自己欺负他还是他欺负自己逍遥的孟鹤堂,王九龙就开始惆怅。

 

手机铃声打断了王九龙对未来日子的想象,一看来电显示人是“张九龄”这才让王九龙想起昨天晚上撞车的事情。

 

接起电话,对面响起与面容极其不符略显沧桑的声音

 

“喂,王先生吗?我是昨晚撞你车的那个,想问你多会有时间可以出来商量一下赔偿的费用。”

 

王九龙当即就和对方约定好在离自己公司不远处的餐厅中见面。

 

其实商量赔偿大可约在咖啡厅中,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和对方呆的时间长一点,不想这么给钱、收钱般潦草的结束。

 

王九龙的内心总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说,他会改变你以后的生活。

03

在出门前,王九龙又犯了难。

 

自己的外甥该怎么办,让别人帮忙带?不合理吧,也不放心。或者让他一个人留在家里?这个还比较靠谱(篱五吐槽:实际也没有靠谱在哪里。。。。


于是想出办法的王九龙一脸和蔼的对孟鹤堂说


“堂堂啊,舅舅有事不能陪你,你可以自己呆在家里吗?”

 

王九龙已经准备好孟鹤堂的“刹车式哭泣”重出江湖,后发觉是自己想多了,只见自家外甥,摆了摆手

 

含糊不清的说道:“去吧。”


王九龙见孟鹤堂同意,便急忙的从家中走出,生怕这孩子哪一点不顺给自己揪回来,再向亲妈告个小状啥的。


楠朋友的chun药(01)

原梗来自于王小黑的一位大佬,借梗写的

新人第一次写龙龄,还望大家轻拍 。

==========================================

01

  “什么玩意儿,,年纪轻轻就不行了??”尖锐的咒骂声伴随着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嗒嗒声,王九龙坐在床上发着呆,一声摔门的巨响将他拉回现实,看着此刻空荡荡的房间,他开始抱头痛哭。

王九龙是一个有钱人,用旁人的话来说就是家财万贯,但他却不是一个快乐的人因为他忄生无能。

           02

说句实话,王九龙也不是没想过激情一把,为让自己产生点热情,他尝试过热辣型的,清纯型的,可爱型的,就连居家少妇型都尝试过了,每一次的仗着颜高腿长还有钱,很容易的就把女孩子撩到手,可一到关键时刻,没有那次不是软下去,没感觉。

即使过程不同,但结果却都是相同的。

至于医院,也不是没有去过,看着各种大医院或小诊所的医生告诉他同样的结论你健康,身体没有问题。

那这就让九龙,无奈望天,头发开始掉落,眼看因为这个问题,九龙的发际线一天比一天的向后,有种提前老年化的趋势,九龙也只能擦擦自己的眼泪,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服输。

         

03

         可能是今天老天爷心情不好,所以给九龙来了这么一件事情,他的车被另一辆车给追尾了,还是保险杠都掉了的那种。

九龙看着刚刚买的新车,噌一下火气就上来了,转头对着静静地站在另外一台车旁的当事人就吼:“你会不会开车啊,开车呢还是学车呢,你连婴儿的学步车都是不是快开不好了,有没有车本啊,开火箭呢?这么冲!”

要是一般人听完事了九龙这一句,可能已经会发火了,而这位当事人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王九龙说了一会儿,才发觉这位爷一直没说话,很认真的聆听和观看,就跟看猴似的。

这么半大会儿过去了,才扯到正题上,王九龙把手一摊,问道:“说吧,这事儿你怎么解决。”之间那人打开手机敲了几个字:你直接说赔多少钱吧。

        王九龙不愧是王九龙,脑回路果然不一般,一般人看到是想赔多少钱,九龙则是带着怜悯的眼光来了一句:“原来你是哑巴啊,那我就不能要你钱了,你也不挺容易的。”说完这句话,九龙感觉胸前并不存在的红领巾更加的鲜艳飘扬了。

        这一句话把对面的男人彻底点燃了,也顾不得自己嘴巴的情况来了一句:“儿子,你是不是脑残啊。”

         

04

         张九龄,根正苗红的人民教师,小时候虽然很调皮,也叛逆,但仗着聪明的脑子考了个师范,出来直接回母校和原来的班主任桌对桌当同事。

今天正好是自己教的第一批学生毕业,参加这个谢师宴,喝了点小酒,出来原本想打个车,一看自己的车停放的位置好像有点挡住别的车的道路。就想把车趁着车少开到停车处。

今天张九龄实际特别衰,嗓子发炎了,嘴里也长了几个溃疡,,一张嘴就疼,一说话更疼,喝完酒后,不知道为啥牙还疼了起来更是雪上加霜。

让张九龄没有想到的事,就只是简单的停个车还眼一花,脚一抖,“咣”一声,就给撞上了车,事实证明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还会给你把窗户关了,顺便把下水道给堵死,防止你从下水道钻出去。

没办法,人民教师要是这撞完车就跑,多亏心,实际也逃不了,毕竟这附近都是摄像头。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车主,没等九龄开始打字,对方就先声夺人,开始现一顿骂,没办法,自己做的孽,只能听着对方讲完,用手机问对方想怎么办。

没想到这个比自己高,长的还像旺仔牛奶的年轻人张嘴就来了这么欠的一句话,本来脾气就不是很好,还带点混的张九龄也顾不上嘴,张开口就怼了回去。看着对方愣住的表情,九龄就很无奈,咋碰上这么一傻大个。

        九龙看着这个仰头看自己的男人,皮肤很黑,脸上有着婴儿肥,眼睛很亮一闪一闪的,相像只小黑猫。看起来很可爱里还带着点痞。鬼使神差的说:

“要不明天白天再说吧,今天晚上也很晚了。”

九龄没想到这个第一印象感觉很暴躁的男人会说出这么善解人意的话,正好自己还怕带的钱不够而发愁,这样一来,顺水推舟。

        九龙拿出手机对九龄说:“咱俩互相留个电话吧。”

        张九龄拿过王九龙的手机,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后把手机递给了王九龙,说道:

“我叫张九龄。”

随后又道:“如果现在没什么事的话,那我们就明天解决。”

王九龙点了点头,看着手机上的名字。张九龄,王九龙,玲珑,龄龙,很有缘分啊。

王九龙笑了一笑,随后打车回家了,心里也没用对这件事情所在意的,毕竟现此阶段,除了自己忄生无能,啥也撼动的了九龙的心了。

TBC